中国嘉德2019春拍推出“一代书圣于右任专拍”_两岸网 
中国嘉德2019春拍推出“一代书圣于右任专拍”
分类:人生感悟 热度:

  一代书圣于右任

  6月3日(周一)上午9:30

  嘉德艺术中心拍卖厅 A厅

  过尽遥山,虽阅繁世如画,越海西望,待归才罢。细细想,髯翁一生经历种种,便是简单的细节,都需用加倍的注脚。山丘太小太小,写于右任难真切。用海,用山,最贴切。

  2013年的最后一天。独自南方。

  天近傍晚,忙叨一天,总算得暇。饭后闲暇无事,不想枯坐,也不愿意自己一个人去挤那趟跨年的热闹。想起附近有间挺安静的咖啡店,决定去哪儿坐坐。店挺近,也挺静,声音不大放着歌,点好东西,坐着翻手机、看窗外,发呆打愣,挺不错。夜渐深,起身准备走,店里换了曲目,低沉沙哑的声音唱的是“想说却还没说的,还很多,攒着是因为想写成歌,让人轻轻地唱着,淡淡地记着,就算终于忘了,也值了”。沙哑的嗓音是李宗盛,很熟,歌却是第一次听,好听。结账时问了吧台小哥歌名,刚才的歌叫《山丘》。

  第一次听《山丘》就喜欢上它,单纯是因为好听。手机里的歌单改来改去,总是会有这一首。听的多了,听懂的也多些,懂了李宗盛10年的创作看透的人生,懂了他沙哑的嗓音低吟的感悟。于是,总想就着《山丘》写点我熟悉的东西:写写看过的字画,写写写字画画的人,写写因变而可爱、可敬、可歌、可叹的这一百年。《山丘》写了一个人的颠簸与遗憾,写了一个人的成功与失败,写了一个人的看淡与不甘,写了一个人太多未完成的心愿与夙志。往前这一百年里,这样的人很多,却又有这样那样的出入。写谁呢?

  于右任 草书“明月清风” 水墨纸本 立轴 66×33.5 cm

  展览:“于右任逝世50周年纪念回顾展”,日本东京艺术剧场展览,2014年4月。

  出版:

  1.《当代の草圣·于右任の书》,第107页,株式会社萱原书房,2014年版。

  2.《一代书圣于右任(三)》,第144页,文物出版社,2018年版。

  估价:RMB 30,000-50,000

  春天里迎来熟悉的一代书圣,思想来敬写髯翁为适:他操劳一生为万世太平,暮年却与亲朋海峡相隔;他为革命元老见证八年的苦尽甘来,却无力阻止四年的生灵涂炭;他羁旅台岛淡远权谋,却只能“望我大陆”,故土难归的不甘荡于高山;他有太多的夙愿,却怆然难完。

  于右任是歌里的人,曲词却难写尽他的一生。他是革命元勋、军旅首长、教育舵手、新闻先锋、诗坛祭酒、书法巨擘。他志高远,曾说“换太平以颈血,爱自由如发妻”;他办报刊以激扬民气,办教育以培养栋梁;他追随孙中山奔走革命,为生民请命,为万世太平;他罢战主和,斡旋国共合作大业;他一生研习书法,破窠臼而独创于体草书,被尊为近世草圣;他一生清廉,去时匣中只有白纸黑字、字句分明的债务单据。翻翻看看,往前这一百年里,可能很难能找出像于右任这样几乎没有污点而被海峡两岸共敬的人。

  余事不说,只说髯翁书法,见其书如晤其人,气势豪迈,泱泱大度,具盖世英雄气。其书历经帖与碑的锤炼而碑帖融合,又经诸草体的博取与简化,百流归海,温融己身。近世好书者,无论公私,多有所藏。再来值得一提,在中国嘉德经手的专场中,一人成一场且两次拿下白手套成绩的专场,只有《一代书圣于右任》两例。

  于右任 行书九言联 1958年作

  水墨纸本 对联 92.5×14 cm×2

  出版:《一代书圣于右任(三)》,第58页,文物出版社,2018年版。

  估价:RMB 50,000-80,000

  己亥春日,幸得藏家赐宝,138件髯翁书法将再次集结为《一代书圣于右任》专场亮相春拍。138件书作囊括于右任自1917至1964年过世前各期书体,集大陆时期的魏碑、行、草书而至来台后的标准草书成熟期书作,风格序列完整,对联、条幅、条屏、横幅、册页形式多元丰富。尤以早期北碑楷体风格、纪年款作品为特色,悉数公私所藏,唯一者亦有数数,又多有出版著录可资比对,来源明晰,殊为难得可贵。而细察受书人,如曹锟、熊希龄、钱君匋,李崇实、方伯薰、于志贤、贝润生、张静江等,不乏彼时各界闻员要人,凝望百年,交织人、事过往。

  髯翁早年帖学书作向来稀见,落明确纪年者更属难得。其十一岁始习书,由帖学入手,初习王羲之、赵孟頫,后有褚遂良等诸家,而赵书之速、畅、秀、逸对其影响甚大。本场髯翁行书四屏《姜如农和陶停云》作于1917年2月,录姜埰《敬亭集》中词一阙,所书内容仅见于此,更是目前市场流通所见髯翁最早纪年作品。本幅四条屏,用笔放逸劲挺,结体纵势开张,通篇风格豪放,磊落跌宕,具黄庭坚体势风格,且品相完好,是极难得的早期书作。除此最早纪年书作外1918年作行书《一剪梅·思家之作》,结体纵势,笔意纵恣,超逸豪迈,深具个性,主体仍为帖学面目。两件早年书作,展现髯翁早期帖学书法,吸纳诸家所长,兼容并蓄,再造己意的阶段轨迹。

  于右任在1918年8月出任陕西靖国军总司令,统兵之余,髯翁为保护陕地碑志国宝,也出于对碑志的热爱,开始大规模搜集和购买碑石墓志。这一阶段其书亦渐由帖而碑,其碑体楷书、行书逐渐成熟。1923年作《行书王渔洋论诗绝句》、1924年作《行书藏书纪事诗》,结体多左低右高,似斜反正,北碑特征突出,笔画方折,横、捺的长笔画都挺劲硬直,气贯神足,风格近于以往所知的《张清和墓志铭》、《邹容墓表》、《彭仲翔墓志铭》等拓本。而难得的是,本场这二件作品皆为珍贵的墨迹本,为研究髯翁碑学早期阶段提供了重要的学术资料。

上一篇:与经典同行 博兴县第三小学举行诗歌朗诵比赛 下一篇:"中国旅游日"山东省分会场活动在尼山圣境举行
猜你喜欢
各种观点
热门排行
精彩图文